葡京娱乐手机版

观点争鸣

金融科学2017(1)

当前位置: 首页 » 金融科学 » 观点争鸣 » 金融科学2017(1) »

《金融科学》文章观点集粹——对昔时中国货币金融业的成就与缺憾的研究

文章来源:《金融科学》2017年第1 网址:jrkx.cbpt.cnki.net

引用格式:贺力平,昔时中国货币金融业的成就与缺憾–“中华帝国中的银行、通货和土地产权”读后感,金融科学,2017(01):16-40.

作者:贺力平  北京师范大学金融系

 

贺力平,男,59岁,重庆人。伦敦大学经济学博士,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教授,金融系主任,复旦大学世界经济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学术委员,西南财经大学中国金融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自1980年起在国内知名学术刊物上发表论文。海外留学期间,曾在剑桥国际事务评论(Cambridge Review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上发表英文文章。主持翻译罗斯托《从起飞进入持续增长的经济学》,并著有《经济增长:席卷全球的20世纪进程》等

 

研究背景

 

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和金融业的快速发展,对经济史和货币金融史的研究越来越得到重视,对历史问题的兴趣开始复兴。越来越多的学术论文和著作也开始使用现代方法,分析和探讨古代与近代中国货币金融问题,如中国金融出版社于2002年出版的李飞等主编的六卷本中国金融通史》,湖北人民出版社2001年出版的张家骧主编的《中国货币思想史》上下卷等等,这些论文和著作都使得经济史和货币金融史领域出现了新一轮景气。其中,在十九世纪末,佑尼干撰写了中华帝国的银行通货和土地产权》以独特的视角,把古代和近代中国的货币银行土地产权等多种事物联系在一起不时触及这些事物所受到的来自政府体制的深刻影响佑尼干指出,造纸业、印刷术和印章法是纸币发明和使用的三个技术条件,同时认为近代中国钱庄的经营已十分成熟。从更宽广的角度看,佑尼干的观点涉及中国乃至世界货币金融史上的若干重要问题,尽管有些在当今学术界仍存在争议,但货币金融研究者依然对这些问题深感兴趣,并且对这些问题的研究和探讨仍值得学术界关注。

 

主要内容

 

基于上述背景,贺力平发表的《昔时中国货币金融业的成就与缺憾》一文,是佑尼干的《中华帝国的银行、通货和土地产权》一文的读后感,对佑尼干文中的若干重要问题进行探讨并做陈列和阐述。

文章首先探讨了纸币为什么在世界上首先在中国出现。国际学术界现在已公认纸币最早出现于中国,而纸币在古代中国的出现,事实上遵循了一条迥然不同于在欧洲的路径。在欧洲,纸币的出现和普及与私人银行业有密切关系,纸币出现的首要因素是贵金属货币使用的普及及其所享有的充分可兑换性和私人银行业和金融业的发达,而在古代中国纸币的出现和使用似乎可仅仅由一个专门负责纸币发行功能的政府机构来推动。纸币发行的技术条件——造纸业,印刷术和印章法,在古代中国的普及时间要早于欧洲。

紧接着文章探讨了满清中国实行过怎样的银本位。满清的中国,基本没有试图统一全国货币单位和纸币发行规则并具有长时间效力的法律文件,在北京的朝廷机构使用 “库平银”,而在江南的中央粮食收购机构使用“漕平银”货币,用银的不统一频繁地见于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之间,政府系统与民间社会之间,以及民间社会与民间社会之间。一直到中华民国政府于1933年实行“废两改元”币制改革之前,可以说,近代中国并没有充分意义上的货币本位,这给后来的中国经济带来了一系列不利影响。

然后,文章又探讨了“钱庄”与“银行”的区别并分析了银行在近代中国的迟缓出现的原因。钱庄与银行,从两类机构的业务内容上看区别不大,经营规模上,钱庄的经营规模比较小,主要分布在中小城市,而银行集中在大城市、口岸城市。而银行在近代的中国出现迟缓,早期国人创办银行无人成功深层次的原因归于当时中国缺少现代银行得以立足的经济和法制环境,在一定意义上也要归因于钱庄和票号等金融机构和其他本土企业在升级换代上的不成功。

最后,文章探讨了“劣币驱逐良币”在昔时中国出现过吗这一问题。晚清中国在货币事务上的“放任自流”和“对外开放”使得中国经济在长时间中出现了“劣币”和“良币”并存的局面,价格分化已经出现,买者们只要有可能就努力用劣币支付,“格雷汉姆法则”应当是已经发生。关于格雷汉姆法则应用性的探索,发现支离破碎的货币政策会在很大程度上妨碍经济发展。而对于如何看待复杂币制环境中的“格雷汉姆法则”应该是一个值得深入探讨并具有宏观经济学意义的问题。

政策启示和主要贡献

 

论文在阅读佑尼干的《中华帝国的银行、通货和土地产权》的基础上,探求昔时中国货币金融业的成就与缺憾:(1)纸币发明和使用的三个技术条件是造纸业、印刷术和印章法,纸币在中国的发行与官府有关;(2)满清时期的银本位缺乏统一的货币单位和纸币发行规则,产生诸多不利影响;(3)现代银行在晚清出现迟缓,主要由于当时缺少适宜的经济和法制环境,以及钱庄和票号等本土企业升级的相对不成功;(4)最后,晚清中国在货币事务上的“放任自流”和“对外开放”使中国出现了劣币和良币的长期并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