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京娱乐手机版

金融科学

观点争鸣

当前位置: 首页 » 金融科学 » 观点争鸣 »

《金融科学》文章观点集粹: 多轮次Vickrey 拍卖能否消除商品估值中的禀赋效应

 

文章来源:《金融科学》2018年第一辑  网址:jrkx.cbpt.cnki.net

引用格式:潘博,唐方方,郑东,傅浩,董占奎,查建平,多轮次Vickrey 拍卖能否消除商品估值中的禀赋效应?,金融科学,2018(01): 18-40.

作者:潘博,唐方方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

      郑东,傅浩    西南交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

董占奎        河南大学工商管理学院

查建平        西南政法大学管理学院

 

 

唐方方,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经济学、金融学与营销学教授。1996年获波恩大学欧洲数量经济学与信息学博士学位,师从1994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莱茵哈德•泽尔腾(Reinhard Selten)教授。96-97客访以色列希伯来耶路撒冷大学理性研究中心(博士后研究员)及担任该校统计学系大学级客座教授,后任教于新加波国立大学社会科学院经济学系、南洋理工大学南洋商学院应用经济学系、香港中文大学商学院市场学系及酒店旅游管理学院,主要教授网络经济与电子商务。唐方方教授的主要研究领域为信息经济与金融科技(区块链);实验经济学与博弈论;行为金融,碳交易。1997年获实验经济学会Heinz Sauermann 奖(两年一度)。多次获各种优秀教学奖。担任多家科研基金会以及多种国际学报的评审人。

 

研究背景

新古典经济学与行为经济学在解释“买方愿意付出的价格Willingness to Pay WTP”与“卖方愿意接受的价格Willingness to AcceptWTA”之间差异这一现象时,存在严重的分歧。新古典经济学家认为只要将交易成本降低到一定程度,就不存在上述两种价格的差距,即作为买家或卖家的身份变化不会影响人们对商品价值的评估。现实所给出的解答却与此相差甚远。一直以来,Vickrey 拍卖机制被认为具有良好的需求揭示机制,如果采用Vickrey拍卖价值引导机制,则WTAWTP之间的差异会随着交易轮数的增加而逐渐消失,然而却有一些质疑意见,检验Vickrey拍卖的需求揭示机制合理与否显得十分重要。

主要内容

基于上述背景,潘博,唐方方,郑东,傅浩,董占奎,查建平发表在《金融科学》2018年第1辑的《多轮次Vickrey拍卖能否消除商品估值中的禀赋效应?》一文通过对实验设计中拍卖标的商品数量的操控,来检测这种拍卖标的商品数量的差异是否对实验被试的出价产生影响,进而检查Vickrey拍卖的需求揭示机制是否合理。。

文章采用联机实验的方式,整个实验包含60轮,实验程序由Z−TREE语言编写。每轮实验包含两个阶段。实验的第一个阶段是出价阶段。在这个阶段,卖家(买家)会被要求填写愿意卖出(买入)标的物的最低(最高)价格。出价范围为0100的整数。当小组所有被试都完成了出价之后,实验进入第二阶段。实验的第二阶段是本轮交易结果公示阶段。在这个阶段,参与实验的所有被试都会通过电脑屏幕上的显示知道本轮自己所在小组的成交价格和自己在本轮中是否达成了交易。被试在了解了上述信息之后点击屏幕上的确认键。当小组中的所有被试都确认了本轮的交易结果信息之后,实验进入下一轮。如此往复。在全部60轮实验结束之后,实验组织者会从20名参与实验的被试中随机地抽出一名被试并由这名被试从全部60轮实验中随机地抽出一轮,作为计算被试报酬的依据。实验结束后,按照被试顺序依次发放报酬并且被试需要给出他(她)对标的物的估价。

实验一采用被试间设计,即每个被试只参与一种拍卖方式的实验。80名来自西南交通大学的在校生作为被试参与了本次实验。其中男性被试43名,女性被试37名,男女比例为(1.16:1)。参与实验的被试被随机分配成8个小组,每组10名被试。其中第二价格拍卖卖家、第二价格拍卖买家、第九价格拍卖卖家、第九价格拍卖买家各两个小组。参与相同拍卖方式的两个小组被试同时参与实验,两组之间互不影响。将第二价格与第九价格两次拍卖实验的结果进行对比,在第二价格拍卖中,买家(WTP)的出价随着拍卖的进行,逐渐提高;卖家(WTA)的出价随着拍卖的进行,逐渐降低。而在第九价格拍卖中,结果恰好相反。两种不同的拍卖方式,导致了WTAWTP不同的变化趋势。总体而言,无论是第二价格拍卖还是第九价格拍卖,WTAWTP之间都存在着显著差异。参与实验的被试,更多地考虑的是自己对他人出价策略的应对方法,而抛弃其对商品的真实价值的估计。

实验二采用被试内设计,即参与实验的被试在一轮实验中要分别在第二价格拍卖和第九价格拍卖情况下给出两个出价。实验二所需的40名被试也全部来自西南交通大学在校生(男性被试19人,女性被试21人;男女比例0.9:1)。这40名被试被随机地分成4 个小组,每组10 名被试。其中两组被随机地指定作为买家参与实验;两外两组作为卖家参与实验。实验步骤与实验一相同,数据结果显示第二价格Vickery 拍卖WTP均值显著高于WTA,拍卖狂热现象依然存在,但程度低于实验一。

整体分析与总结

通过对整体拍卖出价的分析,以及对被试个体出价的分析,文章得出结论:不同的被试在不同的拍卖方式下,WTA WTP 之间存在着显著差异。随着标的物品数量的不同,即“拍卖强度”的改变,买家、卖家在不同“拍卖强度”之下的出价规律截然相反。当在第二价格拍卖,只有一个标的物时,买家的出价相较第一轮提高,卖家的出价相较第一轮降低;当在第九价格拍卖,有八个标的物时,买家的出价相较第一轮降低了,卖家的出价相较第一轮提高。此外,同一名被试在不同拍卖方式下,WTP WTA 之间也存在着显著差异。

通过对被试类型以每轮出价的均值、方差进行分类,文章发现:除了“稳定真实型”、 “波动真实型”被试的出价是出于自己对标的物的真实估价外,其他两类(“稳定极端型”、“波动极端型”)被试,或是由于拍卖狂热,或是禀赋效应,或是拍卖策略,抑或是各种因素综合的影响,其对于标的物的出价都非考虑真实价值。此外,“真实型”这类被试在所有被试中所占的比例很低。这说明了Vickrey 拍卖机制本身存在问题,并不能很好地揭示人们对其真实价值的估计。

因此,文章认为Vickery 拍卖,仅就拍卖机制本身而言,并不能反应出拍卖标的物的真实价值。此外,随着拍卖轮数增多,个体在拍卖估值中具有更大的差异性;当参与者了解了拍卖市场之后,从第九轮开始,其第二价格拍卖和第九价格拍卖的出价基本保持稳定。